导航: 主页 > 今日开码结果 >

今日开码结果

介绍朱德入党培养李克农玩情报与并称四大金刚2019-10-08


  原标题:介绍朱德入党,培养李克农玩情报,与并称四大金刚,只因为说了一句话,被永久开除党籍

  介绍朱德入党,带领学生李克农闹革命,策划南昌起义,痛骂蒋介石,这个蒋介石眼中的“黄埔四凶”之一的他胆量不可谓不大。

  他少年时期,即亲睹徐锡麟刺杀恩铭,亲历马炮营起义,辛亥革命前后与民国奇士韩衍组建青年军,担任秘书长。

  他是李大钊带领的第一批中共元老,陈独秀做《新青年》,他又是第一批撰稿人。

  他是黄埔军校的黄埔军校政治总教官,在当时,他还和搭档,兼任着农动讲习所政治训练主任(所长是)。

  他公开抨击蒋介石,被誉为武汉反蒋的三尊大炮之一。也因此被蒋介石称为“黄埔四凶”。

  这样的人,只因为说了一句真性情的话,就被开除党籍,直到死的时候,也没有被恢复,这大概是是他人生的一场遗憾。

  这个人就是高语罕,安徽寿县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比较陌生,但它却牢牢印在的记忆之中。

  “淮南古镇”正阳关位于淮河中段,是淮北最大支流颍河、淮南最大支流沛河等众多河流的交汇处,曾经樯帆云集、车水马龙,与山海关、嘉峪关等并称为中国“八大关”。

  在所有介绍高语罕的文章中,都说他于1887年8月1日出生在安徽寿县正阳关盐店巷,这是不确切的。

  因为正阳关有东、南、北三条大街,57条巷子,没有一条叫“盐店巷”。北大街有一条巷子,名叫“盐卡巷”。

  明清之际,食盐专卖,盐商凭“盐引”(取盐凭证,也称“盐钞”“盐卡”)经营,获利甚丰。“盐卡巷”因此得名。

  咸丰五年(1855年),清政府在正阳关设立“淮北督销正阳关盐厘总局”,直接隶属户部,授权12家商店经销,称作“官盐行”,皖北、皖西运销食盐均在正阳缴纳盐厘,每引征银2两,岁征银约30万两。

  高语罕的祖上,曾经是一大盐商。可是,花无百日红。到了他祖父那一辈,已经败落。祖父依靠给航运公司做会计的收入,养活家小。

  他的父亲虽然是个私塾先生,一生苦苦攻读,却时运不济,竟然连个秀才都没有考中。

  小时候,每当高语罕学习学不进去时,母亲不打不骂,只是哭鼻子抹泪,对他说:“儿啊,人有脸、树有皮,不吃馒头也要争口气。别学你伯(当地人喊父亲为伯),文不能文,武不能武,让娘一辈子在人前抬不起头……”

  娘两个搂在一起,哭成一团。哭累了,母亲下厨房去做好吃的;小语罕擦干眼泪,拿起书本,沙哑着嗓子继续读书……

  1904年冬天,清政府举行最后一次科举考试,16岁的高语罕随同老师前往寿州赶考。

  那一年,高语罕离别家乡,考入安庆陆军测绘学堂。不久,他就结识了柏文蔚、常恒芳等寿州老乡,并参加了由陈独秀、柏文蔚、常恒芳、熊成基等组织的维新会(反清组织岳王会的外围社团)。

  在省城呆了四年,安徽新军马炮营队官熊成基的马炮营起义失败后,高语罕的身份暴露,只得逃回家乡,在羹梅学堂(今寿县正阳中学)担任教师。

  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头的枪炮声敲响了清王朝的丧钟,高语罕奔走相告。

  为了准备北伐力量,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革命奇士”韩衍创建了安徽青年军,自任监督(司令),并请高语罕担任秘书长。

  遗憾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1912年4月,内部争权夺利,同室操戈,韩衍遇刺身亡。高语罕被迫出走青岛。

  身为芜湖省立五中学监的高语罕闻风而动,与刘希平等进步教师一起,积极联络,发起组织了声援北京的学生游行。

  这在很多人看来,纯粹属于造反之心不死。所以,他们的义举却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

  在西门詹家巷召开芜湖“学生联合会”和“教职员联合会”成立大会,高语罕当选为两会会长,决定次日上街游行。

  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学监姚慎思带头反对,说:“鄙人好文。身为女校学监,女生与男生在一起游行,有违男女授受不亲之古训。”

  高语罕呼地一声站起,细目圆瞪,用拳头敲击桌子,反驳道:“鄙人好武!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男生爱国,女生也是国民,也应该爱国。为什么男女不能在一起游行?请问姚先生,你的年纪不大,胡子也不长,为何每天都和女生呆在一起?你为什么不避嫌?”

  “五四”运动在江城芜湖开展得波澜壮阔,高语罕的学生李克农、蒋光慈、钱杏邨(阿英)、曹渊等,都成长为革命洪流中的闯将。

  曾任民革中央主席朱蕴山指出:“安徽的新文化运动,实际上是从芜湖五中开始。……与刘希平、高语罕两位老师分不开的。”

  1920年10月4日,北京第一个小组成立,李大钊为负责人。当时,高语罕正在北京。

  作为陈独秀的挚友、李大钊的早稻田大学同学,高语罕参加了北京小组和马克思研究会的秘密活动,并经李大钊、张申府的介绍,成为中共第一批党员。

  两年后,高语罕被公费派往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并与张申府等人一起组建了中共旅欧总支部。

  当时的朱德已经是原本滇军的陆军司令官,但对于旧革命的失望,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救国之路,出身农民的他看到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希望。

  在《九死一生记》中,他回忆道:“每逢星期六或星期日,大家要聚餐一次,时常不离伴的,大概是叔隐、太朴、师亮、朱德夫妇(贺治华,朱德的第三任妻子。著者注)和我。”

  “他(叔隐)和孙炳文、朱德、章伯钧等之加入及,皆经我一手包办。”

  解放后,各种版本的党史都把朱德的入党介绍人写成周恩来、张申府,是不确切的。

  国共合作初期,火热的革命形势为有志青年搭建了施展抱负的舞台。旅欧的人响应召唤,纷纷回国,担任重要的领导职务。

  周恩来成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成为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兼政治教官;高语罕则担任了黄埔军校政治主任教官、入伍生部少将党代表兼黄埔党团书记,高语罕还兼任第六届农动讲习所政治训练主任(所长是)。

  高语罕对于看不惯的现象既敢怒,也敢言。一次,黄埔军校召开座谈会,桌子上摆满了水果、点心,高语罕进了会场就提出批评:开会是工作,又不是请客,革命经济很困难,何必这么铺张!

  还有一次,他指出:改造整个社会,不是光靠打倒几个人就行了。我们目前是要打倒北京的伪执政段祺瑞,南方恐怕也会出现段祺瑞。蒋介石倘若有反革命的思想和行为,我们也会以对待段祺瑞的态度,对待他,打倒他!

  由于他心直口快,多次公开批评蒋介石,与邓演达、张治中和恽代英一起,被蒋斥责为“黄埔四凶”。

  高语罕“抗上”却爱下,他讲授的《政治学概论》,旁征博引,妙语连珠,深受学员的欢迎。

  在《黄埔旧事》中,写道:高语罕刚从欧洲回来不久,穿的是一件普通西装,戴一顶鸭舌便帽,架着一副高度的近视眼镜,为人十分和蔼,

  “遇到接近他的人,十九都是他先打招呼”。由于很多青年都读过他的《白话书信》,再加上他的讲课通俗、风趣,与恽代英、萧楚女等人一样,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政治教官”。

  7月25日,为保密起见,高语罕、贺龙、叶挺、、廖乾吾等5人租了一条游船,在甘棠湖上一边游览,一边策划南昌起义。

  高语罕受命起草《中央委员宣言》,指出:“近日武汉少数中央委员假借中央党部名义所发布之一切训令决议,同人等概未同意,不能负责,武汉与南京所谓党部政府,皆已成为新军阀之工具,曲解,毁弃三大政策,为总理之罪人,国民革命之罪人……”

  8月1日黎明,南昌起义爆发,中国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宣告成立,高语罕与宋庆龄、邓演达、谭平山等24人当选为委员。

  作为一个员,他算是个大功臣,但却在1929年被开除了党籍,原因是他反对“武装保卫苏联”等极左政策。

  当时党中央有一些领导人极端亲俄,王明就是其中之一,且自诩为马克思理论家,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容忍像高语罕这样和自己持反对意见的人存在,所以有一批人被开除了党籍,高语罕就是其中之一。

  起义失败后,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以“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之名,解除了陈独秀的总书记职务;

  11月,中央实际负责人瞿秋白又在上海主持会议,对南昌起义领导人分别给予批评、处罚,并要求陈独秀、谭平山、高语罕等人前往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承认错误。

  1929年12月,陈独秀和高语罕等81人联名发表《我们的政治意见书》,主张中国革命的失败,责任应完全由共产国际承担等。

  随后,陈独秀被中共中央开除党籍。高语罕的组织关系在中共春野支部,支部书记是时在日本的学生蒋光慈,支部成员有他亲自发展入党的原芜湖五中学生钱杏邨(阿英)、李克农等。

  高语罕倒也冷静,谁也不怨,毕竟政治斗争难以避免,不过,在经历了半辈子动荡之后,他的生活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上海,爱情,写书,逛公园成了他生活的一切,他拥有了难得的闲散时光,安静,舒适,但可贵的是即便他已不是党内人士,也未曾懈怠,仍旧密切关注着国家大事并潜心著述。

  据统计,在他远离政治的七八年里,连续出版了足有二十余种图书,著作颇丰。作为一个爱国人士,他后来也在抗日战争时期写过一些文章,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被重用,后来就搬去了离陈独秀不远的地方住了下来,既是安徽老乡又是早稻田校友的两人常常一起散步,谈心,陈独秀死后,他帮忙料理了后事。

  1948年,高语罕也不行了,癌症一步步的吞噬着他的健康,就在那年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他就此长眠。

  他被安葬在了南京南门外花神庙,与安徽老乡、《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的墓隔路相对,于右任亲自为他题写了墓碑。

  2011年10月,中央党校哲学部胡为雄教授在《北京日报》上发表文章,指出:“高语罕在20世纪上半叶撰写的《白话书信》、《理论与实践:从辩证法唯物论的立场出发(书信体)》、《青年书信》这三本书,是我国历史上最早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通俗著作。”

  “高语罕的著作社会影响巨大。1921年他的《白话书信》出版发行后,即与《独秀文存》、胡适《尝试集》一起,成为上海亚东图书馆最畅销的三部书之一,后曾屡遭当局查禁,却一版再版,共发行39次,总数达10余万册之多,该书影响了众多青年革命者。”

  在黄埔看穿蒋介石的嘴脸,在敢跟极左思想斗争,不在党就潜心著书,在那个时候,被列入“黄埔四凶”还能够全身而退,只有他能够做到。

  高语罕走了,从1888到1948,他走过了整整六十年,在这六十年里,他结识了陈独秀、朱德、、李大钊等一批革命先烈,说起来,他自己也算是个革命先烈了。

  身处革命洪流,他从来都不曾盲从过谁,反而更像一个智者,总是比别人看的更远。

  他看清了那个时代,看透了那些人心,但唯一遗憾的是他没能看见新中国的成立,毕竟他也曾为之努力奋斗过。返回搜狐,武汉如果酒业有限公司怎么样?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香港开码结果,2018香港开码结果,香港六资料,今日开码结果,香港六和彩开码结果,今天开码结果白小姐,12生肖开码结果。

香港马会特马资料|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 马会开奖记录qq| 香港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开奖结果| 铁算盘玄机| www.13455.com| 白小姐心水论坛| www.400112233.com|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管家婆|